歐洲快閃

【在歐洲的那九天】Day 9 布拉提斯拉瓦 THE END

二零一九年 一月二日 布拉提斯拉瓦

⠀⠀⠀一個國家的首都,相等於一個人的心臟。任誰都會把這顆心臟好好保護,佈置最嚴密的防禦,放置最安全的地方。但斯洛伐克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首都布拉提斯拉瓦正正落在國界上。在歐洲的最後一天,我決定拜訪一下這個特別的城市。

⠀⠀⠀共產、社會主義、貧窮、落後,對於大部分未曾涉足過中東歐的人來說,這些也許就是他們的認知,這也是我的認知。在奇跡般的「天鵝絨革命」發生前,斯洛伐克與捷克一同被一黨專政的社會主義政權所控制。直至「天鵝絨離婚」斯洛伐克才正式走上獨立之路。如「天鵝絨」般柔順平滑,亦如「天鵝」般純淨潔白,不染一點血斑,這場革命運動讓後世人看到了和平革命的希望。

⠀⠀⠀大約一個多小時的車程,由維也納來到了布拉提斯拉瓦。早上的歐洲如常冷清,迎接我的依舊是寒風。離車站的不遠處,依稀看到橫跨多瑙河的大橋上正懸浮著一隻UFO,那是一個UFO外型的觀景台。不作多想,我轉身直奔另一個車站,向首都之外的第一個地點出發 — Devin Castle。

⠀⠀⠀Devin Castle是斯洛伐克最古老的城堡。不到一小時的車程,便抵達了城堡處。眼前不見氣勢磅礡的城堡,只見一片斷垣殘壁,「廢墟」似乎是更貼切的形容詞。這裡曾是用作抵禦外族入侵的重要要塞,在拿破崙戰爭中遭受損壞。與眼前刻畫著戰爭傷痕的蒼涼景象相反,身後依山而建的小鄉鎮滲透出的和諧凸顯了和平的意義。城堡外圍有一座名為「少女塔」的瞭望塔,這名字的由來有幾個傳說。一說此塔曾用來幽禁處女,因最終少女們投塔自盡而得名。而另一個關於「紅色處女軍」的傳說更加有趣。相傳捷克9世紀初時,曾為皇家親衛隊隊長的巾幗英雄Vlasta在Devin Castle建立了只有女性的小小國度,敵視欺壓女性的男性。守衛城池的軍隊雖然由女子組成,但個個驍勇善戰,曾披靡一時,被稱為「紅色處女軍」。但軍隊長期打壓男性的極端行為令當地積怨的男人開始反抗,國王更下令決定圍剿Vlasta。即使「紅色處女軍」何等勇猛,奈何仍難敵皇家正規軍,Vlasta亦戰死於此役。殘餘的少女軍成為俘虜,被帶到塔頂逐一推下。這是另一個少女塔的傳說。

Devin Castle
少女塔

⠀⠀⠀在仍是由一黨主宰的時代,Devin Castle成為了分隔東西兩種主義的鐵牆。城內有一個佈滿彈孔,名為’Gate of Freedom Memorial’的紀念碑。當時的人們,為了逃離極權統治,選擇冒死從Devin Castle渡河,以換取自由。四百多人逃離失敗,被抓回來,槍決此地。這城牆未能擋住異邦,卻擋住了人民的自由之道。站在紀念碑跟前,碑上的個個彈孔反映了自由的價值。回程,在車站等候巴士時,天上剛好飄起了雪,這是我第一次看雪。點點雪花落在我的手心中,轉瞬化水,彷彿逝者透過一點一點的刺骨冰感,一字一字地把自由的不易細訴於我。

Gate of Freedom Memorial

⠀⠀⠀回到市中心,來到了一家餐廳午餐。羊奶乳酪似乎是當地名物,奶味很重,但我並沒特別喜歡,反而覺得那個麵包湯頗有特色。不得不提,這裡的消費確實比西歐國家便宜得多。難怪不少維也納的居民會專程過來這裡購物。

⠀⠀⠀布拉提斯拉瓦是一個小城,基本上著名景點都集中在舊城區:Bratislava Castle、 聖馬丁主教座堂、 邁克爾門、舊市政廳、總統府等都處於舊城區內或附近。但對我來說,城區內的銅像更吸引我。他們散落在城區各處,就像捉迷藏一樣,要細心找尋。每個銅像都有名字,各個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。尋覓間,銀砂再次飄揚,似乎比早上的雪更大了些許,未曾察覺到所經過的一個個著名景點。假若沒事前做過功課,或許我永遠不會知道眼前建築物有多珍貴。其實,若去除了所有故事光環,所有事物都會變得黯然失色。珍貴的事物之所以珍貴,是因為人們在歲月長河中賦予了他們價值,將信念、意義、情緒通通寄託於其身上。若有一天,你也為某樣事物創造了一個刻骨故事,那麼恭喜你,又尋得了一個寶物。

Man at Work 銅像

⠀⠀⠀下午五時多,我從粉藍色的聖伊麗莎白教堂走出來,街燈趁著夜紗遮天前早早亮起。街上行人寥寥,在燈光等引領下緩緩散步。在我看來,這裡確實不如西歐發達,更遑論與香港相比了。但在急速發展的人類文明中,這個城市一如他的人民一樣,不慌不忙地以自己的步伐向前走。我想,比起生活環境,生活態度更為重要。這就是歐洲,這就是歐洲人異於香港人的生活態度。九天內走訪五個國家,身為香港人的我,步伐始終太急速。下次再訪歐洲,或許該慢一點,再慢多一點。此刻,就先歇歇吧。

分享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