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洲快閃

【在歐洲的那九天】Day 6 威尼斯

二零一八年 十二月三十日 威尼斯

⠀⠀⠀呆站在海邊,在濃霧的包圍下難以看清前路。霧水在乾旱的冬晨裡,滋潤著我那雙緊握行李箱手柄的手。四周一片濕潤,有如雨後之象。身旁的旅人竊竊私語,不想打破這清晨的寧靜。早上八時,旭光探進了迷霧中,把霧紗撥開。這浪漫的水上之都終於肯展露真相。

⠀⠀⠀在成為義大利的城市前,威尼斯是一個擁有主權的共和國,國祚長達一千多年,比中國任何朝代都要長。威尼斯土地貧瘠,在窮山惡水下,居民卻靠地理位置的絕對優勢壟斷了海上貿易。轉口買賣帶來的財富,使威尼斯這個人口只有十多萬的彈丸之國日漸強大,更成為能與中世紀列強匹敵的國家。屢次擊敗強大的拜占庭帝國,攻陷君士坦丁堡,瓜分拜占庭的土地……關於威尼斯這個地方的傳奇故事多得數之不盡,但我想,致使遊客紛紛慕名而來的並非「歷史」,而是「浪漫」二字。

⠀⠀⠀推著行李來到luggage storage的店舖,把負擔暫時放下。買了張one day pass,來到了碼頭。威尼斯的景點主要分佈在四個不同的地方:本島、Murano(玻璃島)、Burano(彩色島)及Lido(麗都島)。我總是習慣把最美好的東西留待最後。乘上waterbus,先離開本島,向Murano出發。

⠀⠀⠀有「玻璃島」之稱的Murano,顧名思義,這是盛產玻璃的地方。這裡的玻璃更是皇室貴族、達官貴人指定的御用玻璃。登岸的一刻,島上的寧靜使人心情放鬆。水道兩旁的小店多已歇業關門,只有數間玻璃商店開門營業。踏過水窪中的秋黃落葉,走在流水伴隨的無人街道上,不禁感到一絲蒼涼。路上的一個個玻璃藝術品如路標般引導我的前路,無意中走進了一所教堂。教堂內煙霧彌漫,只見一位神父在台上主持著某種儀式。我找了個位置安坐下來。台下信徒們在神父的帶領下禱告懺悔,最後在聖歌的歡頌下結束。後來才知道,這就是「彌撒」。想不到初次參與教會活動,竟然是身處異鄉。我想任何人都要有支撐著自己的心靈寄託,才得以繼續推動自己的生命齒輪。從教徒們的堅定眼神中,也許信仰就是他們的生存信條。

⠀⠀⠀大約40分鐘的航程,從「玻璃」轉化成「彩色」。一間間精緻的七彩小屋旁,流水緩緩淌過,停靠岸邊的小船像陷入青澀之戀的少女心意般搖擺不定。那些大多數旅遊書上的「威尼斯」全部取景於這小小的「彩色島」。彩色的背後,有一個這樣的傳說:相傳漁夫的太太們害怕丈夫出海後,會因海上的濃霧而認錯家門,一去不返。於是紛紛把外牆塗上繽紛彩色,以作記認。這是一個浪漫的故事。色彩的背後,又有一個這樣的傳說:中古世紀時黑死病在歐洲肆虐,居民在白色熟石灰中加入顏料,塗於外牆,以作消毒。這是一個悲痛的歷史。或許對於大部分的遊人來說,故事真偽並不重要。這裡只是記憶卡中的一串代碼,又或者是一聲驚嘆。於旅行中放鬆,享受中帶點認真,這才不會浪費每一次特別的經歷。這就是我的旅行態度。

Chiesa di San Martino的斜塔

⠀⠀⠀「玻璃」散發出來的「彩色」已深深刻在心中。是時候把糖紙拆開,享受那美妙的糖果。又再回到本島,人流顯然比另外兩島來得多。島上的建築物就像是一個個獨立的小島,靠著橋樑相互連接,編織成一個大島。船夫撐著Gondola穿過橋樑,載著遊客體會威尼斯另一面的美。我穿插在建築物間的狹窄小巷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這些看似大廈後巷的小巷中竟然也經營著不同的店舖。即使時移勢易,「威尼斯商人」這個頭銜依然名不虛傳。在Rialto橋上欣賞這個威尼斯,確實有些許大澳的既視感。

Rialto Bridge

⠀⠀⠀在一番擠擁下,我終於來到Piazza San Macro(聖馬可廣場)。廣場上人潮洶湧已是預料中事。非節日時段已經人山人海,難以想像面具節時的威尼斯會是何等熱鬧。這個廣場可謂威尼斯的重點旅區,曾安葬福音書作者 — 馬可的Basilica di San Marco(聖馬可大教堂)、Palazzo Ducal(總督宮)、St Mark’s Campanile(鐘塔)等,皆處於廣場的附近。但其實這些,都並非使我遠赴威尼斯的目的。Ponte dei Sospiri 嘆息橋,就是這顆糖果。

Basilica di San Marco

「風箏飛不出嘆息橋」

⠀⠀⠀嘆息橋連接著法院及監獄,當死囚通過這條橋時,意味著這是他最後一次能從狹小窗戶中窺探世界。感嘆即將消逝的人生,正是橋名的由來。傳說,若在日落時分,與戀人乘坐Gondola在嘆息橋下接吻,就能得到恆久不變的愛情。仍記得數月前,偶爾間聞得嘆息橋的故事,不知從何生出一股衝動:定必要到此一訪。當刻仍以為這會是很久的將來。數月後實現的此刻,我卻感受不到想像中的興奮。到底是我的初衷已變,還是已經看淡了某些事物?我不知道。或許所有熱衷都有消逝的那天,所有感覺都有麻木的那刻。比起學會保持感覺,我想學會習慣可能更為重要。倒不如說,更為實際。

「風箏消失於嘆息橋」

Ponte dei Sospiri 嘆息橋

⠀⠀⠀黃昏時分,透過電梯,登上鐘塔頂,身旁的大鐘發出徹耳鐘聲。西斜的夕陽用餘暉染紅整個威尼斯。威尼斯浪漫嗎?面對眼前的暮色,我想,任誰都會覺得浪漫。

分享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