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洲快閃

【在歐洲的那九天】Day 5 蘇黎世

二零一八年 二月二十九日 蘇黎世

「我把那封信留在,蘇黎世的從前。」

⠀⠀⠀翌日,再次回到蘇黎世火車站。從車站的出入口出來,就是班霍夫大道,在德語中,意思就是火車站街。這條街是世上最富有的街道,車輛路人皆源源不絕。此道的繁忙與其他街道相比,顯得略為格格不入。沿道而走,進入蘇黎世的舊城區。在Lindenhof(林登霍夫山)上,能夠眺望蘇黎世的全景。山內有一個水池,池邊豎立著一個戴著頭盔,手持旗幟的女性雕像。適逢池邊有一名導遊為其團友解說,我湊過去一同傾聽。據說,古時Habsburg皇朝聽聞蘇黎世的軍隊因戰爭而元氣大傷,不能再戰,於是遣兵攻伐。軍隊兵至城前,危急之際,蘇黎世的女人們皆穿上盔甲,齊聲怒吼,若千軍萬馬之勢。敵軍見狀,以為軍情誤報,於是退兵。為紀念這個奇蹟,建造了這個水池。

班霍夫大道

「在兩枚銅板跌入深淵之前,許下諾言。」

⠀⠀⠀此外,導遊更說了一個有趣的故事。蘇黎世市內水池隨處可見,原來與古時的社會狀況有關。古時,石匠是個很受歡迎的職業,大學更設有石匠的專門學位。而學科的FYP就是建造一個水池,於是,在短時間內市中出現了大量的水池。據聞,瑞士的水是全歐洲最潔淨的,路途上更見到不少人直接飲用池水。

「原來妳刻許的願,是要我在妳身邊。」

⠀⠀⠀歐洲的教堂多如便利店,遊經聖彼得教堂,聖母大教堂,及蘇黎世的地標 — 蘇黎世大教堂。或許對於不懂建築設計,不懂宗教信仰的遊人來說,每個教堂的分別不大,只是一個又一個的感嘆。但每個教堂內蘊藏的歷史故事,於我而言才是最動人之處。

蘇黎世大教堂
雕像的頭頂總是白鴿最愛的歇腳點

⠀⠀⠀傳說,蘇黎世大教堂為人稱「歐洲之父」的查理大帝 — 查理曼所創建。也許對不熟悉歐洲史的人來說,查理曼是一個陌生的名字。但你一定有見過他,撲克牌上紅心King的代表人物正正就是他。其實撲克牌的每一張人頭牌都分別代表了影響世界的歷史偉人。教堂內的每一磚一瓦都有數百年的歷史。沿著那千年不朽的木樓梯往上走,登上了雙塔的塔頂。放眼望去,隱約的天際線勉強將天空與地表一分為二,但蘇黎世的全貌仍能盡收眼底。天幕的灰,反映著蘇黎世此刻的心情。

⠀⠀⠀沿著利馬特河邊走,其實所有著名的蘇黎世地標都集中在河的兩岸。即使放慢腳步,花個一兩天其實就可以全部走訪一遍。緊握手上的手機,跟著網上的攻略,走馬看花地打卡,拍下每一刻與親友共享喜悅,也許這就是旅行。放下手中的手機,遠離名勝景點,與當地人耐心交流,靜心地獨自欣賞街道上的景色,或許這也是旅行。大概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最理想的行程,不必批評別人,亦不必緊緊跟隨某人,認清自己的步伐,足矣。

⠀⠀⠀在Swiss Chuchi享用過傳統的瑞士火鍋後,再次回到班霍夫大道,這條入夜後的繁忙街道在燈飾的點綴下金光閃閃。這裡的確是個繁榮的地方,卻與香港大相徑庭。香港是紙醉金迷的花花都市,蘇黎世是樸實無華的富裕之都。在街道上漫步的同時,沈思著在瑞士的遊歷。世上其實並無萬全準備,意外總會闖進預期。凡事處之泰然,就是最佳的解決方法。

「妳堅持不哭的臉,我還是說了再見。」

⠀⠀⠀過路燈由紅轉綠,徐徐走過馬路。無意間,我再次回到那寒冷的露天車站。

分享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