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洲快閃

【在歐洲的那九天】Day 4 蘇黎世/少女峰

二零一八年 十二月二十八日 蘇黎世/少女峰

⠀⠀⠀’We have arrived in Zürich’司機的廣播聲強行把我的眼皮撐開,蘇黎世酣睡依然。睡眼惺忪的我拖著行李,坐在露天車站的長椅上。從慕尼黑到蘇黎世的車程只有四小時,抵達蘇黎世時是凌晨十二點。入夜後的城市格外寒冷,氣溫徘徊在零度附近。沒有預定住宿,本想到蘇黎世火車站借宿一晚,但車站卻於凌晨時分關閉,站內亦冷風陣陣,根本難以入眠。拖著行李,回到露天車站內顫抖,頓時感到自己與街邊的流浪漢無異。露宿在零度街頭的旅行,簡直畢生難忘。最後幸得某所旅館負責人的收留,才得以在旅館大堂內休息片刻。在寂靜的深夜裡,時間過得特別緩慢。光陰就如在頂著暴風雪舉步維艱的老人,只得的蹣跚前行。

⠀⠀⠀漫漫長夜總算過去,我把行李寄托在火車站。晨曦初現,我又再回到露天車站,尋找自己所屬的一天本地團。登上旅遊巴,心情逐漸高漲,猶如打完亢奮劑般把昨夜的疲勞除盡。原因無他,我即將登上夢寐已久之巔 — 少女峰。

⠀⠀⠀旅遊巴上,操德國口音英語的導遊,解說著蘇黎世之古、少女峰之奇。車在公路上馳騁,逐漸從城市駛進鄉郊。望出車窗外,遠處雪山連綿,想必那就是Swiss Alps。車駛進山洞,我低頭整理手中相機。少頃,陽光再次射進車內。我抬起頭,頓然發現車外景色截然不同,原來車子已經進入積雪地區。路的兩旁頓放著一間間小木屋,人影依稀能見。眺望遠方,雪谷內流淌著一條雲河,車子亦正向這條河前駛。闖進雲河,雲雪皆潔白無瑕。兩白交融,使人根本辨別不清雪與雲。這裏彷彿是拋棄一切色彩的純白世界。

⠀⠀⠀巴士抵達了山腳小鎮Interlaken。鎮內雲霧瀰漫,大街小巷上插滿各色旗幟。寥寥居民在街上漫步,與步伐急促的遊客形成對比。二十分鐘的休息時間過去,又再坐上旅巴,這次來到了另一個小鎮 — Grindelwald。聞說,這是全世界最美的童話小鎮。但基於旅團的安排,這裏只是行程途徑的地方。也許,留待下次雪後的季節再訪,更能體驗她的美。從這裡轉乘少女峰鐵路,離終點更進一步。在身處的車廂內,聽見了熟悉的語言。向坐在對面的女生們搭訕,原來同是香港人。再向坐於一旁的情侶搭話,又一對同鄉加入了對話。我想,全世界應該沒有別處的人比香港人更熱愛旅遊。

Interlaken

⠀⠀⠀終於,列車到站。透過全歐洲最快的電梯,到達斯芬克斯觀景台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右手推開室內玻璃門,左腳踏上觀景台,口裏緩緩呼出一團白霧,在這個「歐洲之巔」(Top of Europe)留下了我來過的證明。在幸運女神的眷顧下,峰頂碧空如洗,遠近山脈皆清晰可見。眼前只見一條人龍,為的,就是與峰頂的那面十字正方旗留下旅行印記。數月前幻想的一切,如今真實地呈現眼前。這個世界從沒有妄想,只有為與不為。在雪峰上分辨歐洲的東南西北,走過少女峰冰宮,在「鐵路護照」上蓋上日期印章,亦同時在「人生清單」的某欄蓋上「完成」二字。

「背對著少女峰,手裡是舊的皮箱。」

⠀⠀⠀意外,就是意料之外的事。在一切看似完美的行程下,意外總是無孔不入。回程,山道列車順著路軌在山間穿梭。沿途上,只見一間間頂著雪白帽子小木屋在泛黃的暗綠草坡上依山而建。此際的車窗就如精緻的木畫框,把窗外的風景一一裱起。以往乘坐列車,都恨不得趕快到達目的地,但此刻,我卻嫌它走得不夠慢。不經不覺,我與旅團走散了。一個人站在鐵路月台上,檢查班次。也許是因為習慣了一人獨行,我並不感到絲毫焦慮。轉乘火車,再次回到Interlaken。

迷路,特此紀念

「一個人走在雪漫過膝蓋,茵特拉根的夜晚。」

⠀⠀⠀這夜並沒下著過膝大雪,我獨自一人走在Interlaken的街頭。一如早上的景況,人煙稀薄依然。無意闖進了一個嘉年華會場,使我在迷失的夜晚尋獲一絲樂趣。其實,幸運與不幸,只是取決於個人心態。最後,我在一所小酒館內尋回旅團,跟團回到市區。那導遊見到我時的一臉不可思議,令我至今仍難以忘記。

⠀⠀⠀蘇黎世的街道空無一人。燈光昏暗,甚至看不清前方的道路。但與昨日相反,我清楚知道這夜的歸處。或許,正是因為人們知道自己所歸何處,才勇於昂首前行,踏過一個又一個黑夜,往自己的理想鄉邁步前進。願每個人都能尋獲那片屬於自己的「遙遠的理想鄉」。

分享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