絲路之旅

【初獨遊。絲路西行 】Day 6 天水

二零一八年 七月二十七日 天水

⠀⠀⠀又經歷將近15小時的火車車程,由嘉峪關來到了天水。這些天來的城市漂泊,令我開始習慣火車上的生活。天水,初次接觸這個名字,是於三國相關的遊戲系列中。此城自古便是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。相傳,這裡更是伏羲和女媧的誕生之地,是華夏文明及漢民族的發祥地之一,素有「羲皇故里」之稱。故此,天水擁有不少與神話傳說相關的歷史遺跡。

⠀⠀⠀作為一個三國迷,提及天水,腦中自然浮現出一位英雄好漢的身影,此人便是被後世美稱為「幼麟」的姜伯約,姜維。想當年,姜維幸得諸葛丞相的賞識而歸漢降蜀。為報丞相的知遇之恩,於諸葛孔明死後繼承其意志,北伐十一次。後來魏國大軍壓境,姜維於劍閣一夫當關,將十多萬魏軍獨拒於外。即使蜀國被滅,身處魏營,仍不忘匡扶漢室的志向,意圖借魏軍的內部矛盾東山再起,可惜最後事敗被殺。其竭誠盡節的骨氣,在紙醉金迷的現今社會可謂寥寥無幾。時移世易,古今的價值觀亦大為不同。如今又有多少人能對當初的理想志向,醉心事物始終如一,不隨波逐流呢?若非時間所限,真想一拜立於天水的姜維墓。

⠀⠀⠀把行李寄託於火車站後,乘坐公車,來到了今天唯一的目的地 — 麥積山石窟。麥積山石窟與莫高窟,龍門石窟和雲岡石窟並稱為中國四大石窟,始建於五胡十六國的後秦,歷經多個朝代的開鑿及重修,形成現今的石窟群。其形「如農家積麥之狀」,麥積山因而得名。四大石窟中,與其他石窟相比,麥積山石窟的名氣雖然較小,卻有其獨特之處。石窟雕刻在筆直的山崖上,離遠眺望,巨大的佛像一個個融入懸崖峭壁中,實令人嘆為觀止。不禁生問,究竟是何許動力令人把天馬行空化作現實。可能,人若能堅持初心,即使以不同的形式,心願終歸得以成真。

⠀⠀⠀沿著棧道而行,大小不同的石窟盡收眼底。經莫高窟一行,對佛教的知識也開始略懂皮毛,能辨認出佛像的不同,壁畫的細節,不再如以往般看得一頭霧水。轉過身來,身後山林綠樹成蔭,陣風掃過豐林長草,迎面而來。自踏上旅途後,不知多久未感受過此般暢心的涼意,確使人心曠神怡。棧道有一樓梯設計陡峭,寓意步步高升。隨道而走,回到山崖下。發現路牌上指著一個前往植物園的方向。雖然這幾天累積的疲勞經已使我筋疲力盡,但總覺難得到來,何不一走?於是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,繼續往山路走。一路走來,被不少蚊蠅滋擾,加上天氣炎熱,使路途倍加辛苦,但希望使我堅持了下去。良久,終於看到了路的盡頭。前方傳來的潺潺水聲使我興奮不已,加快了腳步,希望一睹植物園的風貌。映入眼簾的,卻是正在裝修的建築物,流水聲也只是由旁邊的人造瀑布生成。面對眼前的景象,我大失所望,不禁冷笑一聲。「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」,學會欣賞不如意中的如意,並珍惜所有如願以償的事物,我想這才是重中之重。

⠀⠀⠀回到市區時已是晚上八時多,中國四大石窟中,此行走訪其二,於我而言已是心滿意足。稍早前於火車上認識的天水女生,說要招待我這個遊人,雖然她有要事在身,但仍抽空駕車前來,請我一嘗當地的特色美食。正好我未作查探,對當地佳餚一無所知。難得適逢當地人的熱情款待,我便欣然接受。晚飯間,於言談中認識了不少天水的特色文化,略略地了解到內地年輕一輩的想法,與身為香港人的自己之間的差異。其實,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,存異是必然的事實。一段關係的建立,是始於對雙方未知的好奇;一段關係的維繫,是在於與對方之間的溝通。差異,是長年累月所積存下來,三言兩語,當然無法瞬間化解。但唯有通過溝通,我們才能明白雙方異處,才能夠著手解決問題,才能夠找出令大家最舒服的相處模式。欠缺溝通的家人,只是同住一屋簷下的陌生人;欠缺溝通的情侶,只是剛好並肩而走的途人;欠缺溝通的朋友,只是剛好擦肩相遇的路人。若能在茫茫人海中,遇見一個可以交之真心的人,懇請你珍而重之,而非待失去時才追悔莫及。

⠀⠀⠀飯後,她駛車送我到火車站。很感激她的盛情款待,我取回行李,向本旅程的最終站出發。

分享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