絲路之旅

【初獨遊。絲路西行 】Day 4 敦煌

二零一八年 七月二十五日 敦煌

⠀⠀⠀走過敦煌的西線,終於迎來此次旅程最期待的一天 — 敦煌東線。由於昨晚的夜歸,休息的時間不多。一大清早,即使身體如何反抗,始終被意志戰勝。簡單梳洗後,收拾好行裝,隻身前往專線公車站,準備前往被譽世界最具歷史價值的文化聖地之一 — 莫高窟。要前往莫高窟,必先提前一個月於網上預約門票。一行人除我以外,都未能成功預約。也許這是個讓我獨自細心品味的機會。

⠀⠀⠀莫高窟初建於前秦建元二年,也就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其中一段時期 — 五胡十六國。相傳一位叫樂尊的禪師路徑此地,當時夕陽西下,他驀然抬頭,突見三危山山頂金光四射,如現萬佛。樂尊認為是佛祖顯聖,此地就是佛門聖地。於是便開鑿了第一個石窟,用於禪修。後有不少禪師仿效,並稱之為「漠高窟」,意為沙漠中的高處。後世因「漠」與「莫」通用,於是便成了如今的「莫高窟」。莫高窟又名「千佛洞」,有如此稱呼非因爲窟內藏有過千尊佛像,而是因為每個石窟內,都畫上過千幅佛像壁畫。單以壁畫計算,若化為縱高一米的畫像,橫長足有4萬5千米之多,使莫高窟堪稱為世上最大的畫廊。中國四大石窟之中,唯有莫高窟保有色彩的元素,這也使其成為最有特色的石窟。

⠀⠀⠀早於踏上旅途前,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辦了敦煌莫高窟的展覽,展示各種莫高窟的歷史文物。那時在展館參觀的我,早已被精美絕倫的展品深深吸引,如今有幸親臨,真使我興奮不已。隨著講解員進入石窟,細聽著對石窟內的一個個解說,嘗試想像當時人民造窟的種種艱辛,這個舉世無雙的文化寶藏確實得之不易。從講解員的解說得知,莫高窟的藏經洞原本藏有經書、刺繡及絹畫等文物五萬多件。於1900年,一位名為王圓籙的道士打掃洞窟時發現。此消息廣傳後旋即吸引了大量的西方考古學家及探險家到訪,試圖分一杯羹,把經文文物以詐騙盜竊和強行掠奪的手法從王道士手中一一奪走。現今文物已四散各國,莫高窟的文物只剩八千多件。從此,藏經洞的管理人王道士背上了歷史罪人的惡名。可又有誰曾想到,當王道士發現這批珍貴的文物時,曾多次上報朝廷,甚至上書予當時的國家主宰者 — 慈禧太后。唯當時的政局動盪及朝廷腐敗,一次又一次忽視王道士的請願,甚至乎以運費不足的敷衍理由把他打發。文物四散的責任絕非落在他一人身上。但世人就被片面的事實矇蔽雙眼,堅信著不實的事實。認為是因為王道士的愚昧無知,才導致文物流失。但若非王道士,莫高窟這文化寶藏可能仍未被世人重視,隨著時間繼續凋零下去。可每個人心中都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物,不管事實如何,對他們來說根本不重要。像王道士這樣蒙冤一生的人,古往今來,比比皆是,可又有誰會為他們平反呢?

⠀⠀⠀換個角度再想,這些散落各國的文物避開了往後近百年的政局動盪,安然地存放在國家級別的博物館內,接受著最高級別的保護。這真的是壞結果嗎?進一步再想,文化的保存及延續,一定要侷限在文化的發源地嗎?

⠀⠀⠀為保護文物,石窟內不准拍照,這也是唯一美中不足之處。但其實細心一想,即使擁有多高超的攝影技術,雕塑壁畫的栩栩欲活、唯妙唯肖絕非一張相紙、一面螢光幕能呈現出來。在窟內參觀,人們都專注在洞窟裡的雕塑、壁畫及窟頂的藝術作品,視覺侷限於平視及仰視。無意間我看向地下,發現地板用的磁磚簇新異常,完全不像歷經千年的洗禮。於是問講解員地板是否重修過來,她回答地板原封不動、一直如是。同行的人聽聞後不約而同地驚訝起來,紛紛慨嘆古人的造窟的智慧及技術。當人被引領著時,視野便會很自然侷限於領導者的目光中。嘗試跳出局限,必要時打破一些常規,也許會有嶄新發現,世間的偉人也是如此造就出來。

⠀⠀⠀莫高窟,簡單清晰地呈現古中國與外地各國的文明交流,對中國文化的發展有重大影響。遠遊敦煌,來過此地,不枉此行。

⠀⠀⠀早上九點抵達,直至下午四點才離開。莫高窟的神秘使我流連忘返,雖不至於廢寢,但卻使我忘食。回到市區,與旅伴們會合,馬上找了間食館充飢。然後向下一站 — 鳴沙山出發。

⠀⠀⠀鳴沙山,之所以會有如此名稱,是因為當風吹過,沙子便會鳴聲作響。狂風肆虐時,沙子會如雷鳴電閃般巨響;清風微拂時,沙子會如絲竹管弦般奏樂。「沙嶺晴鳴」,成了敦煌一景。鳴沙山的形成,有一個悲傷的傳說。相傳,唐代著名女元帥樊梨花一次掛帥西征,路徑此地。當時仍水草豐美的鳴沙山使得一營女兵選擇在此安營扎寨,休養生息。豈料夜間狂風怒哮,黃塵瀰漫。七日七夜後,暴風方止,此地刮成了一座沙山,女兵們皆葬身此地。此後,每當有風吹過,沙丘便鳴聲作響,人們都說,那是女兵們在抒發濃烈的思鄉之情。進入景區,脫掉雙鞋,初次親身踏足沙漠。沙丘上人山人海,駱駝成群,過往絲路上的盛景,想必如此。

⠀⠀⠀鳴沙山中,有一天然奇景。浩瀚無際的沙漠中,竟然有一眼泉水。這就是被形容為千古一絕的月牙泉。「一灣如月弦初上,半壁清波鏡比明。風卷沙飛終不到,淵含止水正相生。」雖然鳴沙山風起沙飛,但均繞泉而過,不落泉中。泉水始終碧波粼粼,清澈見底。沙漠泉水和諧共生,確為人間奇觀。

月牙泉

⠀⠀⠀為了更佳地觀賞這奇景,我們決定登上一座沙丘。一位來自天水的女生加入了我們的登山隊伍,聽說是情侶與兄台在他們所屬的青年旅館裡認識的。所謂「上山容易下山難」,登沙丘卻正正相反。舉步為艱,進一退二。帶過去的數公升水,不消一會兒便全部喝光,然而卻未達沙丘的一半。想當年玄奘法師,一人一馬,跨過重重沙丘、戈壁大漠。西行五萬里,到達天竺取真經,單憑他的毅力和意志,足以證明他的偉大。爬著停著,汗流浹背,甚至有同伴感到不適。但即使艱辛,放棄一念卻從未出現。幾經辛苦,排除萬難,我們終於登上丘頂。回首一望,屹立在沙漠中的一座古樓伴隨著一眼月泉呈現眼前。天公不作美,此刻的月牙泉與照片中的相比雖稍為遜色,卻帶給我們無比感動。也許,當自己付出全心全意的努力時,無論收穫如何,都會成為自己的至珍之寶。價值,是源於過程,非只看重結果。

⠀⠀⠀時候尚早,未至黃昏,我們與其他遊人一同靜心等待。拍照留念,是旅行的必要動作。就這樣,一位來自西安的老兄加入了我們的遊團。終於日落西山,雖烏雲蓋天,卻另有一番景色。若非漫天風沙,相機將會是繪下此刻的絕好畫筆。

⠀⠀⠀天色漸昏,坐車回到昨日的夜市,我們依舊選擇了敦煌的特色燒烤。以盛宴慶祝我們的相遇;以盛宴祝願我們的離別。明日之後,我們各散東西。也許將來再見,也許永不再見。從遇見的那刻起,別離的倒數器也同時啟動。人生,就是經歷一次又一次的離別。與中學的摯友於畢業後離別;與初戀的情人於分手後離別;與長大的子女於立室後離別;與年邁的父母於仙遊後離別。也許別離,就是人生中其中一個最大的課題。不散筵席,皆為世人憧憬。願我們日後有緣再聚。

分享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