絲路之旅

【初獨遊。絲路西行 】Day 2 張掖

二零一八年 七月二十三日 張掖

⠀⠀⠀原本15小時的火車車程,因為延誤而變成了18小時。這也讓我學會了一個內地用語「晚點」,意思就是延誤。這十多個小時,我一直與大哥同座。由於是硬座的關係,即使多累也好,我始終不能入睡,大哥亦如是。兩個不能睡覺的人,開始聊了起來。大哥得知我的下站目的地是他的老家「張掖」後,便跟我分享他家鄉的有趣景點及趣聞軼事。本以為他是個沈默寡言的人,但原來他非常愛聊天。他告訴了我很多有關張掖的旅遊資訊,什麼地方值得去,如何去,甚至乎教曉了我張掖附近的地理知識。雖然他那混雜口音的國語使我半懂不懂,但他的熱誠彷如把這語言都翻譯了過來。就這樣,與他閒談了一個晚上。

⠀⠀⠀隨著火車抵達的車站越來越多,車上的人數越來越少。我與大哥換了個較長的座位,席座而睡,稍作休息。畢竟是非正規的床鋪,我半睡半醒,火車半走半停。不經不覺,天色已亮,大哥不停地把他的食物分享給我,待我友善十分。原本12:40抵達的火車,延遲到3:30。幸得這位旅途友人,使這趟長途車不感寂寞。但因為延誤的關係,使原本計劃好的行程大失預算。延誤已成事實,只能作出抉擇。當刻改變原本計畫,直闖嚮往已久的景點 — 七彩丹霞。

⠀⠀⠀抵達車站後,我繼續與大哥同行。出了車站,他替我截了一輛的士,與的士師傅壓價,幫我把行程打理妥當。在大哥的幫助下,即使張掖之旅未能完善,亦能一帆風順。的士到達市區時,亦是與大哥道別的時候。臨別前他仍不忘提點我打車的技巧,我與他握過手,接受他的祝語,又一次與人分道而行。回到車上,回憶起剛過去的十多小時,過程有苦有樂,所有都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互助。何謂「人情味」?我想這就是答案,也很慶幸自己能成為理解這三個字的一員。

天馬雲

⠀⠀⠀古時,只要控制張掖,就等於控制著整條河西走廊、緊握整條絲綢之路的交通,是軍事戰略重地。「張國臂掖,以通西域」,張掖也因而得名。這裡有很多名勝景點:馬蹄寺、大佛寺、肅南等。奈何時間不足只能在其中取捨。大佛寺是原行程的其中一站,雖然無緣造訪,但關於大佛寺,有些趣事可作分享。在火車上,大哥與我分享了有關大佛寺的民間故事。

⠀⠀⠀大佛寺內最有名的,便是全中國最大的室內臥佛,而這個故事便與這座臥佛有關。相傳,有三兄弟西進取經。走到武威時,老大說:「我走不動了,讓我先站著休息一下,你們繼續走。」兩位兄弟離開後,老大站著站著,變成了石佛。兩兄弟走到山丹時,老二說:「我走不動了,讓我坐下來休息一下,老三你繼續走。」老三離開後,老二坐著坐著,變成了石佛。老三走到張掖時,他也累得走不動了,於是決定躺下來休息一下,睡著睡著,變成了睡佛。後來人們為這三座石佛各修一大佛寺,變成了如今的武威站佛、山丹坐佛和張掖臥佛了。大佛寺門口有一副對聯非常有趣:「睡佛長睡睡千年長睡不醒,問者永問問百世永問難明。」當人執著於一件事情時,思緒自然被煩惱所纏繞,問題亦隨之而生,陷入輪迴。只要學會放下,問題亦隨之消去,煩惱亦無從可生。所以,有些問題,不必問。答案,影響不了結果。

⠀⠀⠀無緣去大佛寺,40分鐘車程,我來到了七彩丹霞。「色如渥丹,燦若明霞」有一首詩可以形容丹霞的美貌:「女媧補天遺彩石,織娘浣紗添彩衣。誰持彩練當空舞,金烏晨昏來添趣。」景色描寫一向非我強項,唯有以劣照幾張代替。是次丹霞遊,其實有一遺憾:未能觀賞日落時的丹霞地貌。日落丹霞,可以稱得上是世上少有的絕景奇觀。因此,我下定決心,日後必定重遊張掖,把種種遺憾變為美好回憶。也許人生總要帶著一些遺憾,才有動力繼續往前走。

⠀⠀⠀錯過絕色的我,抱著遺憾,前往甘州市場充飢。市場內盡是當地的特色小食,主要是以「辣」為主。猶如參加完饑饉三十的我補充完能量後,便乘搭的士,駛向火車站,準備往下站進發。

⠀⠀⠀登上火車,如常地放置好行李。突然聽見了熟悉的語言,我回過頭,問了一句:「香港人?」「係啊,你都係啊?」他們是與我一樣,踏上絲路之旅的一對小情侶。我們放置好行李後,聊了起來。在陌生的地方,遇見熟悉的人物,我想這也是緣分的一種吧。尤其是在這些非年輕人的旅遊熱點,實在難得。我們聊得起勁,交談下得知大家下站的目的地同是敦煌,而我們所預定的酒店旅館也只相隔一條街。商量過後,決定同行遊敦煌,並先作休息,養精蓄銳。戈壁大漠,我來也。

分享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